竞争事务审裁处首次对个人作出取消董事资格令:审查合规的必要性

2020年 11月 12日, 競爭法, Legal Alert

2020年10月30日,香港竞争事务审裁处(审裁处)在竞委会诉冯氏机电工程有限公司及其他公司 [2020] HKCT9一案中(案件根据《竞争条例》对联合装饰工程有限公司(联合)的一名董事作出了首次取消董事资格令。根据取消资格令,对张润锦取消资格的期间为一年零十个月,即是至2022年8月30日为止。

本案件涉及指控6名装修承包商和3名个人参与一项限定价格和分配客户的协议,以为2017年新建的安泰邨公共屋邨项目的租户提供装修工程。张润锦承认了这些指控。

早在2017年在安泰邨订立受指控的限定价格和客户分配协议时,香港竞争事务委员会(委员会)已就另一项目中的相同反竞争行为对联合展开调查[1]。因此,审裁处认为,尽管张润锦个人并不直接知晓或有份造成违反第一行为守则的事情,但他有合理理由怀疑联合的行为构成违反第一行为守则,并且没有采取任何步骤阻止或纠正联合的违反竞争法的行为。根据《竞争条例》第103(2)(b)条,审裁处裁定张润锦并不适合关涉公司的管理。

竞委会申请针对张润锦作出为期两年的取消资格令。审裁处认为这是一个适切的起点,因为张润锦的情况属于间中级别而偏低的严重性。审裁处考虑的求情因素包括张润锦较早承认责任,和因新冠疫情以及另一名被告的反对程序而造成的聆讯延误。因此,审裁处酌情将取消资格令的时间缩减至22个月,并要求张润锦支付其竞委会讼费之份额(宽减20%)。

取消资格令的效力非常大。一位被取消资格的董事不得在无审裁处的许可下,在指明期间内从事下列与任何公司(不论是在香港注册,或是在香港以外注册但在香港从事经营活动)相关的行为:

(a)       担任或继续担任公司董事;

(b)       担任公司的清盘人或临时清盘人;

(c)        担任公司财产的接管人或管理人;或

(d)       不论直接或间接以任何方式,关涉或参与公司的发起、组成或管理。

上述(a)款和(d)款的范围很广。 例如,

  • (a)款中的“董事”包括以任何名称参与公司管理的任何人,也包括影子董事。
  • (d)款中的“管理”不仅指董事会一级的行为,而且包括任一级别就公司方向作出的决策,无论该行为是直接或间接,有偿或无偿,或是否以雇员身份进行。

值得注意的是,《条例》有关取消资格令的上述条文(第101(2)(a)至(d)条)与《公司(清盘及杂项条文)条例》第168D(1)(a)至(d)条类同。

根据《条例》第105条,任何人如违反取消资格令,将被起诉,最高可处以一百万元港币罚款及两年监禁。此外,根据《公司(清盘及杂项条文)条例》第168O条,任何人如果违反取消资格令牵涉于公司的管理,他将对公司的所有相关债务承担个人责任。任何人牵涉于公司的管理,并按或愿意按被取消资格的董事所发出的指示行事,将承担同样的责任。有关公司也将对这些债务承担连带责任。

在委员会迄今采取的六项法律行动中,有四项是委员会向审裁处申请的取消董事资格令。审裁处对张润锦的判决发出了一项警示,如果公司被查出违反竞争法,其董事将面临真正的风险。在《竞争条例》颁布5周年前夕,香港企业,不论大小,都应审视自己的业务惯例和公司程序,以确保其充分有效地遵守法律。

 

 


[1] Competition Commission v W Hing Construction Company Limited and Others (CTEA 2/2017)